帆帆帆帆帆帆w

薮慧only😚😚😚😚同框就是糖

【生贺】【薮慧】プレゼント

【薮慧】

yabu×inoo

ybb28岁生日快乐~

沿用http://esther-iou.lofter.com/post/1d0d59d6_fe99be6设定

惯例OOC都是我的锅,如果看到让你觉得“啊,怎么这么巧”的场景,那一定是我在努力把故事圆回来。


-------------------------------------


距离上次羞耻的猫耳合照已经过去了大半年。

对于人际交往苦手的伊野尾顺利进入建筑系从此开始安静的工科男生活,而向来好人缘的薮则理所当然似的走了文科方向。

就好像毕业以后的大多数同学那样,两个人有了各自的新生活,从此不会再有交集。


总之伊野尾是这么想的。


他现在正坐在オシャレ的pub的小沙发上无聊得刷着相片感叹着。

今晚本来是窝在家里看韩国长腿小姐姐live来忘掉初恋的预定的,结果被一群大学同学说教,说还不如出来看看现实里可爱的女孩子。

既然决定要和单恋对象告别,多认识一些女孩子说不定是一个正确的开始。

抱着这样的心态,伊野尾来到了联谊现场,却在看到女孩子们的瞬间窝回小沙发装鸵鸟。


啊...果然自己人际交流苦手啊。


不过联谊现场少了他倒也没什么人注意,其他同学早已和新认识的女孩子打得火热。

伊野尾躲在旁边一边戳着相片一边想着最近的理工男真是不容小觑啊。

 

——————


虽说从小就是motemote,但薮本人其实并不太喜欢被人围绕的感觉。

倒不是说不喜欢和人交流,他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啦,但果然安静的环境更适合自己。

所以今晚被邀请到pub来,薮是一百万个不愿意,更何况第二天还是他的生日。但对方是在高中时期就对他关照有加的前辈实在是开不了口拒绝。

抱着过来打声招呼就溜的心态,薮来到了联谊现场。

没想到第一个碰到的不是前辈也不是某个可爱的女孩子,而是一个躲在角落里默默玩手机的蘑菇头。

一开始,薮也怀疑自己看错了。在他的印象里那个人是不会踏足这种地方的三好学生。

但是看到那个正在一耸一耸的mushroom hair,过于单薄的身板和戳着屏幕的纤长手指,都让他确定自己并没有认错人。


但其实和伊野尾的脑内剧场不一样,薮并不是不知道伊野尾的存在,也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第一次注意到伊野尾是在为足球社寻找新部员的那个傍晚。

明明教练有特意提醒过要找一些身强体壮的运动系男生,薮却在看到那个对着操场发呆的单薄少年时,鬼使神差地把传单递了上去。

夕阳西下,微红的霞光将树影的斑驳投射到少年仰起的脸庞,为了遮挡光线而抬起的手修长而纤细。

薮还记得他接过传单时有丝惊慌的神情。那个眼神就像猫咪拿到了心爱的小鱼干却又被突然告知不可以吃哦一样,呆呆的又有些忧伤。

大概是被吓到了吧,这样想着,薮对着少年尴尬得笑了笑跑走了。


再后来,就是注意到那孩子经常远远地注视着自己。也是啦,这么炽热的视线也只有伊野尾本人觉得不会被发现了。

凭借自己的好人缘,稍微打听下薮便知道了那位少年的名字,当然,也知道了他的沉默寡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薮自己也不知道。他开始习惯了对方的视线,也会在人多的场合特意去寻找对方,从人群中看到那个mushroom就会变得很安心。

不管是在夕阳余晖下的少年,还是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看向足球场的少年都让他觉得美好的过分。


世间大概就把这种行为叫做喜欢吧。


但从小motemote却意外纯情的薮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对伊野尾的感情,却是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所以当他消化完这个事实后时间已经来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天。

那天,当伊野尾过来和他合影的时候他其实也同样紧张得要命。可伊野尾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就按下了快门,挥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可怜薮宏太还没表达自己的心意便从此失去对方音信。

 

说到底,他自己也是个胆小鬼。

 

可是上帝偏偏让他们再次相遇了,在这个场合。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

薮走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伊野尾的头


「よ!いのお!久しぶり~~」


蓬松的蘑菇头果然触感良好。


「ヒヤー」


被惊到的伊野尾转过头,看到来人后更是吓得手机都飞到了沙发上。


「や…やぶくん、你怎么会在这里?」


伊野尾顾不上捡回手机,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


「啊...就是来和高中的前辈打声招呼,你放心,绝对不是来联谊的哦!」


看到那个如猫咪般无措的眼神,薮不知为什么开始向对方解释起来。

伊野尾嘴上说着「嗯、嗯」,头却又低了下去。


“叮——”闹铃突然开始大作,沙发上的手机突兀的亮了起来,一并显示出来的还有时间和一条提醒。

 

“2018年1月31日 00:00

         薮くんの誕生日”


伊野尾手忙脚乱地按掉提醒,把手机捏在怀中。

所以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把暗恋的人的生日设成备忘录提醒如此少女的事情啊?

伊野尾在心中疯狂责问自己,明明都已经下定决心要去结束这场单恋,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薮没有看见手机上的提醒了。

伊野尾鸵鸟把头埋得更低了,慌乱的心跳还没有完全平息。好在周围嘈杂的音乐声掩盖了他的闹铃声才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看到了哦」


藏着笑意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看到了哦,我的生日提醒」


薮有些好笑地看着突然被戳破心思而手足无措的伊野尾。


「あ…あの、薮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伊野尾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却发现薮也正盯着自己,他渐渐平静下来的心跳又不争气的开始加速。

然后像是终于做出了某个决定,伊野尾直视着薮的眼睛说道


「那个...我没想到今天会碰到薮くん,所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如果可以的话,我...我可以改天为你庆祝吗?」


明明是邀请的话语,却在最关键的地方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听到这番话,薮眼中的笑意更是藏不住了。

他慢慢俯下腰,嘴唇似有若无地擦过伊野尾的耳垂,缓缓开口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今天,把你作为礼物送给我,好吗?」


看不到con,嫉妒使我丑陋😡

【薮慧】名前の呼び方

又名:君の名は…

最近伊野尾有些困扰,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就是关于自己名字的喊法问题。

自己姓比较特殊,除去前辈有时候开玩笑叫他饭尾,还有礼节性的さん或者くん,身边比较亲近的staff啊共演的演员们都称呼他いのちゃん。按理说应该更亲近一些的门把们也是这么叫他。

不过最近有个可怕的现象就是在成员有冈的带领下,他的名字竟然被简化成ちゃん了??!

谁来告诉他ちゃん到底是怎么回事??被简化的完全看不出原型了啊摔。所以说自己才会产生想被人喊做慧くん的想法,啊突然有些想念泉前辈。

好吧其实上面各种叫法他都能接受,但是唯独,唯独成员里面就是有一个人搞特殊。くん也不加ちゃん也不加直呼其名伊野尾,真是一点儿亲密感都听不出来,好歹是认识十五年的孽缘。

伊野尾不服气啊,刚刚认识那会儿还一口一个慧ちゃん,有次跟着大家喊いのちゃん后面还要加一个奇怪的上扬的尾音。伊野尾想这个人可真是与众不同。

虽说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不过伊野尾真正认可这个叫法其实是在看完某期杂志访谈之后。

成员们被问如何形容伊野尾。

嘛有人说他像毛衣啊什么啊之类的反正对他就是一顿猛夸,看得伊野尾嘚瑟的不行,然后就看到了那句话

いのおはいのおだよ…

啊,感觉心突然被揪了一下。原来不仅自己将对方当做了独一无二的存在,自己也被这样对待了呢。

忘记说了,那个成员叫薮宏太。平时他也喊他やぶ。

没了。又名是我瞎写的
最近糖有些多,开心。名字梗是好早就想写的~特别是看到ybb那句伊野尾就是伊野尾啊
太甜了😭
十五年真是奇迹。👏👏爱你们

PS.关于伊野尾怎么叫ybb我还真不清楚,听到叫过yabu chan,但是剧情需要我乱改了。😏

【薮慧】爱妻(?)便当

爱妻(?)便当

今天入伏了,明晃晃的顶着个大太阳,晒得伊野尾和路边的树叶子一样整只猫都蔫掉了。难得的休息日也变成躲在空调房里追剧这种快要腐烂的宅男模式,伊野尾表示空调才是大佬,想要他出门。哼,没门。

于是他现在心安理得的躺在某人的大腿上,接受着小番茄投喂。一口咬住那红色的果实再吧唧吧唧嘴,酸酸甜甜的感觉在口中蔓延开来,伊野尾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这才是夏天的标配啊。空调,小番茄和...某人。

薮宏太结束了第二盘小番茄的投喂后无奈地揉了揉腿上那颗圆润的蘑菇头,开口道

“喂...我说,好歹也是有我出演的多拉马啊,你能不能上点心给些意见啊?”

躺着的伊野尾翻了个白眼,“没有”。

薮宏太就差哭给伊野尾看了,被恋人无视成这样大概他也是头一个。他哭丧着脸继续追问,“为什么呀...😭”

“因为...”,伊野尾停顿了下好似要吊着对方胃口一般,在等待了十几秒后眨了眨眼睛继续回答道,“有我在你身边呀。”

“诶?!kei chan难道是特邀嘉宾?不对,啊!kei chan你要来探班是不是~~”看样子薮宏太漫长的反射弧似乎还没有绕回来。


无视掉那人的碎碎念,伊野尾侧了身子,将视线转移到屏幕上面。镜头里薮饰演的社员正向前辈自我介绍。随着好看的手在空气中敲出一个个停顿,“だ ど こ ろ”,四个音也跟着节拍说了出来。啊,真是好不神气。

伊野尾叹了口气,小声嘟囔,“baka,怎么可能不上心。”

------

第二天早上薮宏太醒过来,打算搂过狡猾的小猫咪讨个早安吻却扑了个空。这是稀奇事,要知道伊野尾的假期从来没有上午一说。

薮慌里慌张冲出了房间,却看到伊野尾围着超人围裙举着把锅铲,在厨房忙东忙西。

这是什么操作,薮宏太依着门框打着哈欠,脑中默默回放起了以他酱那期爱心papa的画面。

现在场面有些诡异。在等了半个小时后伊野尾交给他了一个粉红色的便当但是并没有早饭,然后他饿着肚子被赶出了家门。什么情况?kei chan给自己做的难道不是爱心早餐嘛??只有便当是怎么回事??心里甜蜜蜜的又是怎么回事??

拍摄现场内一向随和的薮宏太拒绝了所有staff包括前辈的午饭邀约,坐在小板凳上满心欢喜地打开了自己的爱心便当,浑身冒着粉色泡泡。不过在看到满满一盒白米饭配番茄的时候薮的嘴角还是狠狠抽了一下,果然不能对自家恋人的厨艺有太多自信。

便当的下一层除了金灿灿的厚蛋烧,绿油油黏糊糊的清灼秋葵,还有一张被保鲜膜小心翼翼包裹着的便条放在最边缘。

在便当里塞纸条,真是很有伊野尾风格啊。薮展开了便条,在看清上面的字之后不禁失笑。

「ウチのヤブ、仕事が上手ʕ•̀ω•́ʔ✧」

薮叉起一颗小番茄,笑眯眯的摇着头一脸满足,原来这就是他家小猫咪说的“側にいるから”。

不管什么搭配,自己家恋人做的料理最棒,不过这只nya实在是...太可爱了!!!






朋友们!夏天了!天热了!燥起来啊!!!这个tag大半个月都没更新了,冷冷清清哭唧唧。
这次加了蛋白酥的梗,跪求两位大佬多给点材料好嘛...本来想加个长腿霸道总裁厨房后背抱抱,给撩袖子擦擦汗的。结果加不进去了,嗯...
我的文风太容易受我最近看的书的影响了,每次都不一样,这次走sjb路线,大家不要嫌弃。

以上

[薮慧] 东京白日梦男孩③

 薮宏太很早就认出伊野尾慧了。不是什么可笑的恋人之间的心电感应,实在是过于僵硬的应援动作给他增加了太多存在感。滑稽的令人有些发笑。

  

 

 看到伊野尾的瞬间是什么感情,薮宏太他不知道。

 

 

 惊讶?憎恨?愧疚?还是......

 

 他想他是恨伊野尾的,在伊野尾刚离开的时候。

 那个占据了他生命大半时间的男人,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消失了,怎么不让人难受?

 但是在见到伊野尾的一刹那,所有的恨便一扫而空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苦苦寻找的人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

 

 

  对于演唱会之后的什么签售伊野尾是一点都没有兴趣的,在灯光刚刚暗下来的时候他就抬腿想走。无奈被Yamada的姐姐拖住说是什么多一个人就能多拿到一个签名,鬼知道他曾经有多嫌弃那个人歪歪扭扭的签字。也不知道成了明星之后有没有好好练过。

  迫于压力他最后还是拿着专辑老老实实地排在队伍里,看着那个人温柔地笑着向每一位歌迷道谢。

  轮到他了,从递上专辑到握手感谢,伊野尾始终没有抬起头,他怕撞上薮的眼神,更怕那眼神里满是憎恨、或者漠然。可是如果他有勇气抬头,他一定会惊讶于薮看他时真挚的表情。

 

 

  在会场门口和Yamada姐姐道了别。伊野尾把脖子缩在皮衣里独自走在一月的寒风中,脑海里走马灯似地回放着以前的记忆。他想起薮曾经责备他总是冻着自己,然后却解下自己的围巾把他裹得严严实实。又想起来在冬天薮总是嫌弃他的手没有温度,然后用那双因为练习吉他而满是茧子的手为他取暖。又想起他说,总有一天,他会让他平视东京铁塔的誓言......

  

 鬼使神差的,他拨出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伊野尾本身没有报什么希望,当年他走的那么绝,不仅换了手机号还把与薮宏太有关的一切全都销毁了,而现在依旧能丝毫不差的背下薮的号码,伊野尾也只能在心里嘲笑自己的言行不一。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薮还有没有在用那个号码呢?

  电话是通的,但是嘟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就在伊野尾快要放弃的时候对面传来了薮的声音。伊野尾不敢说话,更不敢挂下,一时两方都只听得到轻微的呼吸声。

最后还是薮打破了沉默。

 

  “慧ちゃん...是你吗?”薮宏太小心翼翼得询问着。伊野尾轻声的回了个“嗯”,但就是这个字让薮宏太感觉这些年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去那个公园等我好吗?”电话对面的那个人说出了他的请求。

  伊野尾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这个大明星独自出现在公园里会出现的混乱场面,他咬咬牙又转身走进风中。

 

  刚走到公园门口他就看到薮宏太笑眯眯地朝他招手,没有带墨镜也没有戴口罩真是不怕出什么乱子。他慢慢走上前正酝酿着要怎么向薮问好,却被裹上围巾,牵住左手,带着向前狂奔。

  伊野尾跑得晕乎乎的,风打在脸上有些刺疼,头发也是乱成一团。等到他红着脸被薮压在公寓的玄关上时,当机的大脑好像才开始运转。他看着薮不知所措,对方望向他的眼神认真的可怕。就在他以为薮会对他发难的时候,一只粗糙的大手却捂住了他的眼睛。

  薮牵着他带他向公寓里走,视觉被剥夺的伊野尾紧张地攥住了对方的衣角。他感觉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接着听到了拉开窗帘的声音,一些光亮从薮的指缝里透了过来。然后那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慧ちゃん、实现了。我们的白日梦。”

 

  薮的手慢慢从伊野尾眼前移开,正对卧室的落地窗外是灯火通明的东京铁塔。一闪一闪的灯光落入伊野尾的眼里,然后细细的泪水也从眼眶中流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薮会把当时他们的誓言当真,他想说为那种不切实际的白日梦努力的男人真是傻得可以,可手的颤抖却出卖了他的真心。

  薮心疼的拥上去,用手指擦去了伊野尾的泪水。他说:

 

“回来吧...慧”

 

  他说:

 

 “嗯。”

 

在东京的夜晚,他们又一次吻在了一起。

 

巨石一次又一次的滚下山,可是西西弗斯却还在推石达顶的路上。生活是荒诞的骗局又怎样,至少他们拥有那个可以一起白日做梦的人。








还有人记得这篇吗,我从寒假写到了暑假,从ybb生日到yyw生日,这真是非常的巧了。

嗯,总之大概就是生贺了。祝我们的慧宝新的一岁事事顺利,资源多多!



嘤嘤嘤我晚到的🐻

【薮慧】仕事人

yabu×inoo
恭喜ybb上剧,摸个小短篇




奇怪,很奇怪。

虽然薮宏太今天依旧是那副笑到看不见眼睛的模样,但伊野尾却觉得那人的笑容大概是有些过分灿烂了。

二十分钟前薮宏太冲进乐屋,抽了个凳子一屁股坐在伊野尾旁边使劲wink,然后被正在看书的伊野尾一巴掌拍了过去。

他薮宏太哪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

于是十分钟前他戴上光的眼镜以伊野尾为圆心转圈。

无视

于是五分钟前他高举yuya妈妈包的饭团大喊,“请赐予慧ちゃん力量吧,おにぎり!”

无视

于是现在他正站在乐屋门口的走廊上被要求面壁思过,脸上还带着傻兮兮的笑。


----

伊野尾一直很怀疑自家恋人到底是不是group的最年长。天天笑得看不见眼,提到足球兴奋的和小孩子一样。

就比如现在坐在他旁边哼了一路歌,说要给他当人肉电台的模样。

伊野尾真心觉得今天薮宏太可能没吃药直到他刷到了一条推。

“啊...怪不得”,伊野尾看了眼驾驶位心下感叹,好像还有些可爱。


----
第二天是清晨的工作,薮宏太起了个大早。
怕影响浅眠的恋人,他只是在对方脸颊浅尝辄止地啄了一下便匆匆套上外衣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他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及近。伊野尾拖着拖鞋,一手捂着嘴还在打哈欠,一手递过来一袋切片面包。睡眼惺忪的样子称的整张脸更加圆润。他承认了,就是可爱。薮接过面包,止不住的想,不会做饭的恋人也是别有情趣。

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伊野尾“啪嗒啪嗒”得跑回卧室,带出来的是一条深蓝色领带。

伊野尾有些笨手笨脚地往薮的脖子上套,凭着记忆将宽的一端放左,窄的一端放右,然后交叉。两个人之间的身高差让打领带这个动作变得有些微妙的暧昧。伊野尾踮起脚才能勾到薮的后颈,而薮则握住他的腰将他带向自己胸前。等到一圈圈环绕成型,形成饱满的温莎结后,伊野尾的脸也红了大半。

伊野尾往后退了半步,捂着脸催促薮快些动身。以他对竹马了解,这人的脑内剧场八成又把他脑补成目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了吧。

事实上薮宏太也这样想了。把粉红的小剧场甩掉,薮嘿嘿傻笑两声对着伊野尾说

“行ってきます!”

“いってらっしゃい。頑張って、仕事人。”

伊野尾后来跟的那句也不知道薮有没有听清就手脚并用地把人往门外挤。等门关上后脸上却烧得更厉害了。什么嘛,明明都老夫老夫那么多年了。

天知道门外的薮宏太被萌的又是跺脚又是无声尖叫,就差来个原地360°旋转。

被恋人萌出血大概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来自 越临近考试越不干正事·摸鱼摸得更加勤奋·忧心忡忡玩手机·帆。
恭喜ybb上剧,啪啪啪👏👏






【薮慧】毕业照

yabu×inoo
学校设定都是瞎搞我也不知道他们几月毕业,就假装一下。
阴暗菇预警
惯例OOC都是我的锅

今天是拍毕业照的日子。
伊野尾顶着太阳还得把扣子系到最顶上,好像领带也比平时更加勒人了。好不容易捱过集体照,他紧赶慢赶回了教室。

周围还是人。一群小姑娘拿着自拍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度对着手机噘嘴比心。伊野尾不小心瞟了一眼,镜头里的女孩子们头上好像还加了猫耳的特效。

他正发着呆,前桌的女班长顺走了他的手机。说是拍照太卖力了手机电耗尽自动关机了,借着他的手机拿去拍下,顺带着还给他下了现在最流行的自拍软件。

伊野尾不喜欢讲话也不擅长拒绝,平时不回话大家也都当他默认了。请求的疑问句到后来都成了语气肯定的陈述句,不过这些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伊野尾一个人慢慢踱到走廊上站定,靠着窗户发呆。这是他高中三年的唯二乐趣。

乐趣当然不是发呆,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对面的足球场。现在没有人,只有阳光下生意盎然的草地。一下子那人的笑容便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也是那么阳光那么充满生气,那个人的笑容是他的另一项乐趣。

那个人是隔壁班的薮宏太。足球社社长,人帅学习好,绝对是校草一类的人物。奇怪的是这么受欢迎的薮貌似没有女朋友,不过这年头谁没点神秘,这并不妨碍他收到接连不断的表白。和モテモテ的薮宏太相比,伊野尾更是显得形单影吊。

他侧过头向右边望了一眼,果不其然,薮宏太正被好几个女生团团围住,看样子大概是在索取制服的第二颗纽扣。没有不耐烦的样子,薮宏太还是笑得那么温柔。

关于那个人的笑容,伊野尾有着太多说不清的执念。他自顾自的在心里把薮宏太封为救世主,是那个笑容曾救赎了他。

----
伊野尾从小就是一副白白净净的样子,讨阿姨妈妈的欢心却讨不来同龄人的接纳。就算他知道长辈们说他像女孩子一样只是玩笑话,但被别的孩子们学了去就只剩下“小白脸”这种意味不明的绰号。
他是比一般孩子成熟,但这也不代表他能完全把这些话当做耳旁风。开始气到发抖红着眼反驳,但是却换来更加过分的对待。

“哇!把女孩子惹哭了怎么办呀?”
“还说自己是男生,哪有男生长这样哈哈哈!”

意识到这样只会让对方更加嚣张,伊野尾便学乖了。他愈发沉默,用沉默来回应一切。

这样确实很有用,至少大多数欺负他的孩子感觉到无趣之后就不再以捉弄他为乐了。

沉默,就意味着不和人交流,就意味着没有正常的交际,就意味着,他没有朋友。伊野尾只能告诉自己和那些人交朋友,不如没有的好。

后来进了高中,他依旧用沉默掩盖自己,寂寞孤独他早已习以为常。

正当他打算继续沉默的度过三年时,薮宏太和那带给他救赎的笑容就这样出现在面前。

是一次社团招新。社团这种需要人际交流的活动向来不是伊野尾的喜好,所以他心安理得的成为回家部一员。

大概是看他面生

“同学,要来参加足球社吗?”

这句话从那人一张一翕的口中慢慢流出,随着嘴角肌肉不停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上扬的角度。

这是,微笑?

这应该是第一次有人对他露出微笑,对这样卑微的他露出友善的笑容。

伊野尾楞在那里太久了,久到薮宏太看他没有反应,有些尴尬的抽走递过去的传单和他说了声再见都没有动一下。倒是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规训那个男生叫他找部员的时候尽量挑一些身强体壮的。

不论如何,就是在那个下午,绿茵场边,伊野尾被那个笑容救赎了。他感觉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对待他都无所谓了。

总之,薮宏太的笑容就被他这样惦记了整整三年。

----

在薮抬头的瞬间,伊野尾又转回了头欣赏他的绿茵。就像做贼那样偷偷摸摸。

伊野尾也曾嘲笑过自己像个偷窥狂一样但却从来没有想要上前和对方交个朋友的想法。因为他不是女生,只是个性格有些阴暗不爱和人交流的男生。要是被薮宏太知道有一个男人天天盯着他看还不得吓跑了。于是伊野尾的喜欢就这样一直拖着拖着拖了三年。可笑的是薮宏太都不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

不过没关系,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伊野尾鼓起勇气打算和他的救世主告别。他是真心感想这个带给他救赎整整三年的人。

伊野尾带着刚拿回来的手机慢速移动到薮宏太教室门口的窗户旁。

“薮くん、请问可以和你一起合影吗?”

意料之中的笑容,意料之外的是对方顿了一下就搭在他肩上的手。

“いいよ~”

伊野尾颤颤巍巍的打开手机锁屏,看到直接蹦出来的相机页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连按了三下就直接从薮宏太手下溜走了。

见救世主还是很紧张的。确认薮宏太不再看向自己后伊野尾点开相册开始一一check。

猫耳,猫耳,猫耳,全是猫耳!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和救世主的合照里两个人的头上都有这种可疑的耳朵出现!


...大概还有
很抱歉把蘑菇写的那么阴暗,好在后面我又机智的开始搞笑了😉没空细修😣
草稿俩礼拜前就有了但是我想等我自己拍的时候找些灵感。灵感就是一直拍到手机没电的人是我!!!没有猫耳朵特效活不下去的也是我!!

下礼拜三高考,慌到不行。